<th id="nyn4s"><pre id="nyn4s"></pre></th>
      <s id="nyn4s"></s>
      <tbody id="nyn4s"></tbody>
    1. 《囧媽》免費看,究竟誰受益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2/11 12:33:00

        當前,全國人民都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做出自己的貢獻。但不得不考慮的是,此次疫情對國民經濟的深刻影響,特別是深受影響的個別行業和產業,現在就需要思考相應的前瞻對策,以減少損失。

       

        影視行業此次無疑是疫情的重災區,特別是傳統的院線電影,幾乎全軍覆沒。自1月中下旬開始,7部原定春節長假上映的重要影片相繼宣布撤檔,全國電影院紛紛停止營業,所有劇組停止拍攝。原本是一年中最為重要的春節檔期,成為有可統計票房數字以來的首次零票房產出的大檔期,對本來就處于承壓階段的電影產業來說,損失不言而喻。

       

        大事件之下,必然孕育大變革。就在各大影片紛紛宣布撤檔之際,種子選手之一《囧媽》的主要出品方歡喜傳媒宣布,影片與今日頭條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達成協議,由后者出資6.3億元獲得影片在其旗下主要視頻平臺的獨家播出權,自大年初一開始,所有觀眾可以在這些渠道免費觀看。

       

        一石激起千層浪,《囧媽》跳票事件立即引發廣泛爭議。因為徐崢是該片的導演、主演,又是主要出品方之一,加之徐崢在業界和觀眾心中的影響力,幾乎所有的贊譽和指責均集中在徐崢身上,并令其迅速因此登上熱搜榜。

       

        支持徐崢的一方認為,在疫情突如其來的特殊情況下,徐崢的做法可以讓觀眾足不出戶就免費看到賀歲大片,特別是對居家隔離的普通網民,即可以愉悅身心又有助于減少外出,在家抗擊疫情。從產業層面,徐崢無疑開辟了院線大片線上首映的先河,成為電影業變革的重要發起人,是電影產業播映方式的開拓者之一。

       

        指責徐崢的一方更多出現在電影業界。眾所周知,其自從線上觀影出現以來,與傳統院線觀影的博弈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無論美國的耐飛還是國內的優酷、愛奇藝和騰訊等,除了定制專屬播出影片外,大部分院線電影是在院線上映一個月后才開始登錄線上播出渠道。2015年賀歲檔,當時如日中天的樂視曾嘗試把其出品的《消失的兇手》于院線首映前一天在其電視平臺上點映,隨即遭各大院線聯名反對,最終以樂視收回成命收場。

       

        時間過去了4年,《囧媽》此舉同樣受到大部分院線影院的抵制和譴責。除了經濟賬,徐崢受到院線影院指責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原因。2012年賀歲檔,以星美影業和華誼兄弟等為主的幾大片方率先發公告稱,要對旗下影片的分賬比例從約定俗成的43%提高到45%,對不同意的院線影院將停止供片。院線方立即團結起來,在北京舉辦院線推介會,集體反對個別片方破壞行規的行為,并把《人在囧途之泰囧》請到推介會現場,表示將對該片給予大力支持,以告誡其他片方收回成命。

       

        徐崢正是該片的導演,并親自到院線推介會與院線方進行了推介交流,贏得院線方的大力支持。果不其然,在當時渠道為王的背景下,雖然后來其他片方紛紛收回成命,甚至個別片方同意分賬比例向院線影院傾斜,但這些片方均損失慘重,其中星美影業等至今沒有翻過身來。

       

        徐崢成為當年最大贏家,憑《泰囧》一戰成名,之后的《心花路放》《港囧》《我不是藥神》等,均取得叫好又叫座的佳績。徐崢本人更是成為院線推介會的座上賓,每次均得到院線影院的大力支持。

       

        這次徐崢的《囧媽》跳票事件之所以在院線影院行業激起如此大的反應,除了經濟和感情因素,還有一個產業背景,就是當前的電影業已經步入內容為王的新階段。內容為王背景下,優質內容成為稀缺資源,等米下炊的渠道方成為優質內容的服務方,好看成為觀眾選擇影片的主要因素。從《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夏洛特煩惱》開始,好看的影片開始逆襲,與靠大制作和流量明星主導的影片相比,這些影片在院線影院爭取到的場次并不多,但在大量自來水的支持下,影片依然贏得很好的收益。

       

        此次《囧媽》雖然不是同期計劃上映的影片中最有勝算的一部,但其主出品方與保底方簽署了28億元票房對賭協議,贏得院線影院的大力支持非常重要。如果不是疫情暴發這一不可抗力因素,雙方不可能解約,更不可能出現跳票一說。

       

        但歷史沒有如果。時移世易,在近幾年電影業不斷承壓,各種變革呼之欲出的大背景下,投資巨大的影片選擇線上優先播出甚至獨家播出,已經在所難免。就像2003年非典讓快遞行業迅速壯大并贏得用戶普遍認可一樣,此次疫情讓線上觀影再次贏得發展空間。

       

        回望當年各大門戶網站投入重金打造自制劇試圖與各大電視臺分庭抗禮,以及當前層出不窮的熱門網綜,受分賬比例和窗口期影響的院線電影選擇線上播出,更在情理之中。此一事件對未來電影產業的深遠影響,將逐步顯現出來。

       

        徐崢跳票,短期來看,最直接的受益方是廣大觀眾。畢竟可以足不出戶就免費看到新上映的大片,觀眾總是最開心的。影片出品方提前收回了投入并實現一定的收益,自然也是受益方。字節跳動投入6.3億元的代價,卻收獲了數字千萬計的流量和下載量,并借此機會拓展了大量新用戶,贏得了市場占有率,更是做了一筆劃算的買賣。

       

        但在知識產權被日益重視的背景下,觀眾免費的午餐能否持續?為觀眾買單的金主能否一直存在?《囧媽》模式能否成為常態的商業模式?特別是對當前舉步維艱的一萬多家電影院,數十萬的影院從業人員來說,如何度過雪上加霜的困難期?放眼整個千億元規模的電影產業,疫情過后該如何自救?這些將是整個產業層面急需解決的問題,需要主管部門和所有從業人員共同思考和面對。(中國電影評論學會產業研究中心主任 朱玉卿)

       

      (編輯:蔣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龙虎斗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