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支架技術引發專利權屬糾紛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8/25 8:18:00

  華裔科學家周功耀帶著他自認為最前沿的可降解合金心臟支架技術回國創業,項目也一度被看好,引來了國內知名藥企數千萬元的大手筆投入。然而,5年后,合作公司卻已經實質上停頓,不僅產品沒能進入市場,雙方還因為專利權屬糾紛將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


  技術前景廣闊,藥企入股


  周功耀是知名的材料科學家,特別是在3D打印領域,他聲名顯赫,目前擔任中國及世界3D打印技術產業聯盟副理事長。周功耀早年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后來出國留學并留在美國從事教學及科研工作,目前是美國爵碩大學終身教授、美國機械工程學會資深會士,還是西安交通大學特聘教授。


  支架微創介入治療技術被視為20世紀心腦血管疾病領域劃時代的成果,目前已在全球普及性推廣應用,提高了中老年患者生活質量。全球每年死于心血管疾病的患者達1500萬人,并因生存環境和不良生活習慣等原因呈現年輕化發展趨勢。在我國,冠心病患者超過1000萬人,心血管介入材料的年市場需求量已達300億元,介入治療例數平均年增長15%-25%。雖然國產冠脈金屬支架已占據國內市場份額70%以上,但支架原材料(細徑薄壁金屬管材)在國內仍無法生產,全部需要進口。


  正是看準了這一市場需求,2012年,周功耀懷揣夢想,帶著他的可降解合金技術回到西安,意欲在可降解合金心臟支架這一全球領先的項目上有所作為。


  2012年12月周功耀選擇陜西省工業技術研究院作為合作對象,并由其哥哥屈功奇代為出面,成立了西安愛德萬思醫療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愛德萬思),對可降解合金心臟支架這項技術進行研發。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公司項目取得可喜的進展,不但加工出了生物可降解鋅合金超細管材,而且雕刻出了全球首枚生物可降解鋅合金冠脈支架。但到了2014年1月,愛德萬思前期籌措的700萬元資金已經所剩無幾,項目推進面臨資金缺口。


  據周功耀介紹,2014年2月,上海第二屆全球生物材料論壇召開,主辦方邀請他擔任大會主席并作主題發言,當周功耀公開他的可降解鋅合金心臟支架技術前景后,多家參會企業均表現出高度興趣,國內知名藥企長春高新技術產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長春高新)現任總經理安吉祥迅速找到周功耀,商談可降解鋅合金心臟支架技術的合作事宜。


  項目遇到困難,分歧產生


  雙方經過一系列商談,最終愛德萬思新老股東于2015年5月簽訂了增資協議,由于協議約定保密,所以具體內容不得而知。但根據此后愛德萬思注冊資金增為2622萬元的公司章程,可以發現:長春高新、吉林省國家生物產業創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和北京銀河吉星創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分別持有愛德萬思股權44.5081%、17.7981%和1.2713%,并承諾在2017年7月15日前分別以2600萬元、1400萬元、100萬元認繳新增注冊資本1367萬元;愛德萬思其余股東陜西工業技術研究院、屈功奇、張慶偉在“公司研發的生物可降解冠脈支架產品成功上市之前,不向公司現有股東以外的單位或個人轉讓其所持有的公司股權”;如果“研發的生物可降解體內植入材料技術產品未能在合理期限內上市,并且沒有成功上市的希望”,或者“發生嚴重虧損,無力繼續經營”,公司應解散,但“屈功奇對555萬元注冊資本出資對應的剩余財產部分不參與分配,其他各股東根據投資比例進行分配”。


  周功耀解釋說,認購增資的長春高新等3家公司是行動一致人,屈功奇和張慶偉為周功耀代持股權,屈功奇555萬元注冊資本對應的就是評估價3344萬元的三項可降解鋅合金材料及其心臟冠脈支架制作技術知識產權,當時放棄該知識產權清算權是為了愛德萬思獲得4100萬元研發投資。自2015年5月長春高新對愛德萬思進行增資并實質性控制公司后,時任長春高新董事長的楊占民擔任公司董事長,周功耀擔任公司技術總監。至2016年8月,研發工作開展得比較順利,長春高新及其一致行動人也按照增資協議約定投入了總投資4100萬元的一半2050萬元,但長春高新承諾的必須在2017年7月15日前投入愛德萬思的剩余2050萬元,卻一直沒有兌現。


  2016年3月21日,楊占民在長春高新2015年度業績說明會上公開表示,可降解鋅合金冠脈支架項目進展順利,處于臨床前研究階段。長春高新2016年A股配股說明書中明確,愛德萬思的可降解鋅合金心臟支架項目需要融資1.5億元,該配股融資當年順利完成。但2020年3月25日,長春高新公告承認至今未向愛德萬思的募集資金專戶撥付過募集資金,并承認已將上述募集資金專戶辦理注銷手續。


  周功耀認為,矛盾始自于2016年底,當時公司研發的壁厚120微米的第一代可降解鋅合金冠脈支架,在幾百只老鼠和兔子等小動物實驗上結果良好,在阜外醫院做的幾十只荷蘭豬的大動物預實驗結果也很好。但愛德萬思時任負責人堅持要求把支架厚度改為100微米,結果100微米支架在植入荷蘭豬體內因過早降解而造成支架塌陷,引起較嚴重的血管增生,長春高新因此在2017年初停止履行對愛德萬思投入2050萬元的義務。


  周功耀稱,此后,楊占民決定中止這個項目。愛德萬思從2017年初至今,實質上處于休克狀態,如今研發人員被遣散,關鍵固定資產出售,研發場地已經退租,愛德萬思只剩下一個公司名字。


  對于周功耀的以上說法,記者與楊占民取得聯系,其表示已經退休,愿意配合采訪,并讓記者與長春高新現任總經理安吉祥聯系核實有關情況。但此后,記者多次、通過多種方式與安吉祥聯系,均未能得到其回應。


  專利追回無果,起訴維權


  周功耀表示,他還想繼續從事他的可降解合金心臟支架研發,但他做不了。因為長春高新增資愛德萬思時,他的三項技術已作價555萬元注冊資本入股了愛德萬思;2015年3月,周功耀將其早年在美國單獨掌握的4項含鐵生物可降解鋅合金材料技術申請了專利,但這4件專利后來因屈功奇受長春高新誘騙于2017年被轉至愛德萬思名下。另外,在2016年至2017年,周功耀在愛德萬思主導研發的其余5件專利是以愛德萬思名義申請的。


  對于前述專利申請最終有3件于2019年駁回,周功耀表示痛心疾首,因為他2017年7月已被迫不再擔任公司的技術總監,無法對這3件專利進行修改補正了。


  2019年7至9月,經4次向長春高新等愛德萬思股東發函協商未果后,周功耀認為,愛德萬思的現狀勢必導致其無清算權的知識產權被無償剝奪,為了繼續實現自己世界首創的生物可降解鋅合金產品上市夢想,在世界醫療器械史上實現中國人的創舉,毅然決定與屈功奇一起解除2015年簽訂的增資協議,隨后通知愛德萬思歸還入股的3件專利技術、并將其余9件專利技術與他們共享,以作為對屈功奇/周功耀守約及雙方利益平衡的補救措施,但被拒絕。周功耀遂決定由屈功奇出面提起訴訟,解決糾紛。


  2019年11月,屈功奇向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西安中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愛德萬思將“一種醫用生物可降解鋅合金毛細管材的制備方法技術”“一種人體可吸收的耐蝕高強韌鋅合金植入材料”和“一種人體可吸收的耐蝕高強韌鋅鎂合金植入材料”等3件專利或專利申請的權屬歸還屈功奇,另外9件生物可降解材料專利或專利申請的權屬由愛德萬思與屈功奇共有且任何一方可單獨使用或處置專利權中的各自共有部分,這些爭議被分為12個專利權權屬糾紛案。


  屈功奇一方的理由是長春高新拒絕支付一半增資對價款,已實質違約,且無法實現愛德萬思增資目的,構成根本違約,協議守約方的屈功奇因此單獨行使了解除協議的權利,而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規定,也就是我國合同法第九十七條合同解除后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及要求補償的法律規定,構成了屈功奇訴訟請求的法律依據。


  愛德萬思則認為,這12個案件并不是專利權權屬糾紛,而是基于一方違約而要求行使合同約定解除權的案件,屈功奇應向長春高新主張違約責任;涉案3件專利作為屈功奇一方作價入股愛德萬思,已經成為公司法人財產,股東本人不能再對此主張權利;另外9件專利是愛德萬思自行研發、自行提出申請專利,與屈功奇無關,即使周功耀等人參與了研發,根據增資協議的約定,其亦無權主張相關專利權。


  西安中院經審理認為,屈功奇名下的三項專有技術已經作價入股愛德萬思,此后取得的專利也登記在愛德萬思名下,在此案中對增資協議是否能夠因屈功奇行使解除權而解除不予涉及,且即使協議可以解除,該協議的解除后果也不能對愛德萬思的財產權利產生影響,對愛德萬思的財產分割只能待公司解散并經過清算程序處理。西安中院于2019年底作出一審判決,駁回屈功奇的訴訟請求。


  屈功奇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提起上訴。


  2020年7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對這12起專利權權屬糾紛案件進行了合并審理,在線開庭。


  庭審中,法庭主要審理了爭議的12個知識產權的權屬來源與現狀,審理焦點在于:其中3件專利申請在申請階段被駁回,并未獲得授權,屈功奇的請求是否具有意義;4件含鐵鋅合金生物可降解材料專利是否為職務發明;除3件出資入股專利技術請求外,屈功奇主張的其余9件專利或專利申請的權屬歸雙方共有且任何一方可單獨使用或處置專利權中的各自共有部分,是否有法律依據。


  庭審持續了近7個小時,周功耀作為其哥哥屈功奇的代理人在美國參加了此次線上開庭。


  法庭當場沒有作出判決,同時決定將針對增資協議的爭議再次不公開開庭審理。本報將繼續關注案件進展。(本報記者 祝文明)



(編輯:李星儀)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龙虎斗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