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調查”有果,大疆與道通應避免鷸蚌相爭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8/27 8:32:00

  無人機領域的巔峰對決歷來引人注目。近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就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大疆)的“337調查”作出終裁:暫停對大疆的有限排除令,等待美國專利商標局出具最終書面決定,再確定“184號”專利(專利號:US9260184)是否無效。得知相關消息后,大疆公關總監謝闐地第一時間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消息:“大疆勝了!”


  此前,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道通)與大疆互訴專利侵權,隨著雙方的專利戰不斷升級,道通在美對大疆發起了“337調查”,曾在國內外引起軒然大波。繼今年3月ITC就大疆無人機“337調查”作出初裁(詳見本報2020年5月20日第6版報道)、5月美國專利審查與上訴委員會(PTAB)就道通“337調查”中的3件涉案專利進行裁決后(詳見本報2020年5月27日第6版報道),時隔3個月,雙方的專利較量再度傳來新消息。


  業內人士表示,此次ITC暫停發布有限排除令,大疆可以繼續在美國市場銷售涉及到專利訴訟的無人機,這對大疆是非常有利的。然而,當前除了業內的競爭外,包括中美貿易沖突、新冠肺炎疫情等外部的不可控因素已經對無人機市場造成了極大的沖擊。專家呼吁,從長遠來說,中國無人機企業更應考慮捐棄前嫌,共克時艱。


  暫停排除令博弈仍繼續


  大疆和道通的總部都設在深圳市南山區,而且就在同一條街上,但雙方的訴訟卻從國內一路打到了萬里之外的美國東海岸。“近日,ITC終裁暫停對大疆的有限排除令,此舉意味著大疆在美的涉訴業務不會受到影響,畢竟其商業體系和渠道已經成熟并有所防備。”北京市柳沈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姚冠揚律師告訴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對于道通而言,顯然目前無法通過禁令來實現其在商業上的目的,但是通過此次“337調查”,也向大疆傳遞了繼續競爭的明確信號。


  美國亞太法學院執行長、暨南大學知識產權學院特聘教授孫遠釗也表示,在這起“337調查”中,ITC初裁大疆構成了侵權,但是因為涉案的3件專利中已有2件被PTAB宣告無效,第3件“184號”專利也有8項權利要求被宣告無效,至少在PTAB對還有爭議的2項權利要求是否無效做出裁定前,大疆在美國市場的供給與營銷鏈條不會因為“337調查”受到影響。


  “如果未來PTAB裁定這2項權利要求無效,固然道通還可以上訴到法院,但由于上訴法院維持原判的概率較高,除非道通能夠舉證PTAB在審案時涉及濫用權利或恣意妄為,否則要反轉這個結果恐怕會非常困難。”孫遠釗表示。反過來說,如果PTAB裁定這2項權利要求維持有效,可以預測大疆將會向法院提起上訴;而道通方面則會向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提出解除暫不執行禁止令(或禁售令)的請求。如果FTC同意了,大疆的救濟方式是請求法院暫時中止執行。后續,雙方如果繼續鏖戰下去,必然還會有許多博弈,雙方會通過各種訴訟程序上的你來我往來爭取對自己最有利的結果。


  眾所周知,美國的專利侵權訴訟費一向所費不貲,“337調查”程序的耗費尤其驚人,動輒就是以數百萬美元來計算。“這是因為整個過程基本上是把一個平常要進行3年左右的訴訟一下子壓縮到15個月左右,甚至更短時間內必須完成,需要多位律師、助理人員的大量投入。” 孫遠釗介紹,在對抗式的訴訟制度下,只要一方當事人有動作,相對方就必須采取對應舉措或反制,相關的費用也就會節節攀升。


  “至于道通將來在美國市場的發展情況,則要看道通與大疆在美國特拉華州聯邦地區法院的訴訟狀況而定。”孫遠釗坦言,無論如何,由于大疆已經推出了新的產品版本,并宣稱不再使用相同的技術,至少可以安定大疆的上、下游供貨廠家,讓產品的后續供給與營銷鏈條不受影響。


  雙方能否捐棄前嫌引關注


  公開信息顯示,大疆與道通兩家企業雖然規模懸殊,但是從道通成立開始就沖突不斷。“可以看到,雙方積怨已深,但訴訟屬于不是你死就是他亡的‘零和博弈’,并不符合商業風險管理原則。企業競爭一般不會為了訴訟而訴訟,其背后必然要有更重要的考量和目的。”孫遠釗表示。


  北京市柳沈律師事務所資深專利代理師王瀟表示,對于道通而言,此輪專利訴訟是對大疆挑起的專利訴訟的反制,有可能是生死戰;對于大疆而言,應對專利訴訟可以借機向對方專利提起專利無效宣告請求,消耗對方資源,解除后續潛在危機,進而有可能瓜分其市場份額,雙方都有利可圖。據悉,在這場曠日持久的專利戰役中,雙方的涉案專利均出現過被宣告無效的情況。從這個角度看,雙方的訴訟對于彼此都是有損害的,所以很難說雙方的訴訟到底最后誰贏誰輸。


  如果訴訟能促使雙方重新回到談判桌達成許可協議,或者協商共同發展技術,仍然會是一件共贏的好事。然而,“目前,我們無法從外部了解為什么兩家企業沒有達成和解,甚至不知道他們是否曾經嘗試過尋求以和解代替訴訟。”孫遠釗表示,只能說這樣的爭訟或多或少會影響到原本可以用于產品研發的資源。


  姚冠揚推測,目前雙方沒有達成和解協議有可能是因為大疆和道通之間的問題不是錢能解決的,其涉及到市場的爭奪和利益的劃分等商業層面和公司發展相關的考慮因素,這需要公司之間進行相對長期的博弈和談判,不是僅憑借一場訴訟就能夠立竿見影的。


  “任何企業的資源都是有限的。這樣的訴訟對峙持續下去,對雙方都會造成相當大的損耗,嚴重影響企業原本可以用于研發與產品改良的資源。”孫遠釗表示,雙方鷸蚌相爭,對方一些最關鍵的專利都被宣告無效,也就替其他的漁翁們打開了大門,其他競爭者可以長驅直入與兩家一起競爭。所以,雙方的爭斗是否會給其他無人機廠家帶來絕佳的機會是值得關注的。當然,從消費者的角度而言,競爭愈激烈意味著價格會愈低廉。


  “此外,特朗普政府基于對飛行安全等因素的考量對無人機進行了諸多規制,美國國會甚至還有議員提出立法草案,準備明文限制任何獲得聯邦政府合同或資助的廠家都不準購買或使用由中國廠家所制造的無人飛行器,包括整個系統或其中的部件。”孫遠釗呼吁,從長遠來說,兩家企業更應考慮捐棄前嫌,共克時艱,否則一切都有可能成為枉然。


  “組合拳”你來我往堪稱經典


  在王瀟看來,雙方對于美國市場的爭奪并不會結束。ITC裁決后,道通是否會繼續提起其他專利訴訟,還有待道通根據自己的業務發展、商業策略和市場情況等因素逐步定奪。而且,除道通外的其他國內外無人機企業和NPE手中也持有大量專利,在適當的時機發起專利戰作為商業競爭的籌碼仍然是大概率事件。


  在成功的涉外專利訴訟案例中,雙方打出的都是多種訴訟手段結合的多維度“組合拳”,包括基于多個專利權的專利侵權之訴、“337調查”、不正當競爭之訴等,由此形成沖擊波的態勢。大疆與道通過招也不例外。“作為相對方,對相關涉訴專利提起無效宣告請求自然是首選的應對之計,如果家底豐厚,也有可能拿出自家的專利來試試手,針鋒相對提起專利侵權之訴作為回擊。這對于國內企業來說都是很好的案例教材。”姚冠揚表示,當然,提起專利侵權之訴的前提是企業在相關法域有比較完備的專利布局或者實施了比較成功的專利收購,畢竟專利彈藥作為提起訴訟的基礎是不可或缺的。


  “要讓自己的產品具有競爭力和底氣,幾乎無可避免地要有好的技術來支撐,要依靠研發能力和全方位的知識產權管理運營,包括對相關法規的熟稔與危機處理的能力。”孫遠釗表示,大疆與道通之間的訴訟尤其凸顯了這三個要素。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是一個可喜的現象:中國企業不但具備了高度的維權意識和精密的戰略、戰術布局能力,也具備了足夠的人力與物力條件,能夠靈活運用訴訟的程序爭取最大的權益。


  從雙方對峙的過程可以看到,道通最初作為專利訴訟的被告,除了在訴訟當中提出反訴,還另辟戰場,化被動為主動,先購買了相關的專利,再用購得的專利在ITC通過“337調查”程序反控大疆專利侵權。當大疆成為被告時又幾乎在第一時間到PTAB開辟第三個戰場,挑戰三件專利權的有效性,釜底抽薪,足見雙方都能快速、靈活反應,采取“圍魏救趙、攻其必救”的策略,這意味著雙方都擁有較高的知識產權風險管理水平,熟悉如何運用各種游戲規則來替自己爭取最大的權益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大疆用最短時間以“回避設計”的方式推出了新的產品版本,也就替自己設了一個“止損點”,讓訴訟的潛在殺傷力大幅降低。“這也是另一個釜底抽薪的策略運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可能會發生的最壞狀況,從而可以穩定上下游的供貨和營銷,不至于對自身的市場和融資(包括股市反應)造成太大的沖擊。” 孫遠釗表示。(本報記者 陳景秋)



(編輯:李星儀)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龙虎斗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