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nyn4s"><pre id="nyn4s"></pre></th>
      <s id="nyn4s"></s>
      <tbody id="nyn4s"></tbody>
    1. 小米、OPPO反擊老牌NPE:專利費要合理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2/4 16:47:00

        中國企業開始正面反擊曾經讓人避之不及的NPE(非專利實施主體)。專利許可談判未果、在歐洲接連被訴專利侵權之后,小米和OPPO分別將Sisvel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與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請求法院確定Sisvel持有的無線傳輸技術專利包中全部中國標準必要專利的許可費率,并停止壟斷侵權行為。


        Sisvel是一家老牌NPE,也是不少中國企業的老對手。2008年,20多家中國參展廠商因被指侵犯Sisvel的MP3音頻專利,在德國IFA展會上被查封產品。2011年,長虹被Sisvel起訴侵犯電視相關專利權,這件跨國專利訴訟耗時7年,以法院判定長虹不侵權而告終。


        從被訴、被動應訴到正面反擊,越來越多走向國際市場、深諳專利規則的中國企業將正告NPE:專利費可以收,但不能不合理。


        老牌NPE被訴源于高額專利費


        1982年成立的Sisvel是一家專門從事專利管理并依靠專利許可獲取利益的公司,其管理的專利大部分屬于消費電子和通訊領域,包括早期的MP3和MPEG Audio等音頻壓縮技術以及廣泛使用的電視視頻相關技術。目前,Sisvel的專利池和聯合授權計劃涵蓋了DVB-T2、LTE/LTE-A、3G、Wi-Fi 標準,以及無線和推薦引擎等技術。此次小米、OPPO起訴Sisvel皆源于無線傳輸技術相關專利的許可談判。


        2013年10月,Sisvel向小米表明了其許可意愿,但雙方就專利許可費用歷經數年談判,都未達成協議。2019年4月,Sisvel先后于英國、荷蘭和意大利提起了針對小米的禁令和實質審判程序,聲稱小米侵犯其專利權,并請求英國高等法院對其多種無線傳輸技術專利包全球費率作出裁決。不過,2019年8月1日,荷蘭海牙地區法院以Sisvel在這一救濟程序中的利益并不足夠緊迫,且可能嚴重損害小米利益等為由,依法駁回了Sisvel的禁令請求。


        OPPO與Sisvel同樣經歷了數輪許可談判均未果。2019年4月底,Sisvel在英國倫敦針對OPPO提起了全球專利費率以及禁售令,稱OPPO侵犯其專利權。同年5月底,Sisvel又在意大利米蘭發動專利侵權訴訟要求法院頒發禁售令。不久之后,Sisvel再次在荷蘭海牙針對OPPO發起專利侵權訴訟,同樣要求禁售令。OPPO知識產權部部長馮英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介紹,雖然多年來OPPO一直就專利許與Sisvel的接觸,但Sisvel的費率報得過高,而且態度強硬,雙方預期差別太大,不太可能有談攏的機會。因為Sisvel過高的費率讓手機廠商難以接受,目前包括三星、華為和蘋果等大的主流手機廠商均未同Sisvel簽署過專利授權協議,Sisvel同大部分手機廠商也都處在接觸或談判的階段。


        專利許可談不攏,專利權人可能訴諸法院起訴侵權,而專利使用方普遍消極應對,能拖則拖。此次小米、OPPO能夠主動出擊,通過司法程序確認專利許可費用具有重大意義。北京維昊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創始人劉翰倫曾受客戶委托,與Sisvel進行專利許可談判。他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涉及標準必要專利的案件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專利權人提起的侵權訴訟,目前大多數涉及標準必要專利的案件都屬此類;另一類是專利使用者就標準必要專利使用費提起訴訟,因為專利使用者的被動地位,這類訴訟目前還很少。小米、OPPO此次起訴表明中國企業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與能力都有了顯著提升,不僅尊重知識產權,還能積極運用規則依法維護自身權益。面對Sisvel在歐洲提起訴訟,中國企業主動選擇在國內反訴,從訴訟策略上是對Sisvel的一種牽制,也增加了談判籌碼。


        FRAND費率確定仍是實務難題


        標準必要專利中的許可費率問題是專利標準化帶來的法律問題,也是該領域實務中很難解決的問題。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2013年審理的華為訴IDC標準必要專利許可費糾紛案中,首次適用了FRAND原則(公平、合理、非歧視原則 )進行裁判。“FRAND提供了基本原則,但過于籠統、模糊,在實務中如何適用、體現公平、合理還存在很大爭議,目前各國司法實踐都是通過一些案例在慢慢建立規則,處于摸索階段。”劉翰倫介紹。


        目前,在司法實踐中,以FRAND原則為前提確定標準必要專利中的許可費率,主要有專利價值評估法(由評估機構來評估標準必要專利的價值)、假想談判法(美國法院利用Georgia-Pacific案15因素和Microsoft Corp. vs. Motorola Inc.案修正后的9要素來假想談判)、可比較許可協議法(參考與本案實施者條件類似的實施者就相同的標準必要專利所支付的許可使用費)以及自上而下法(TOP-DOWN)等。自上而下法將每件專利視為具有相同的價值,然后使用一些數據自上而下地進行計算【權利人的許可費率=總許可費率×(權利人擁有的有效標準必要專利數÷該標準的標準必要專利總數)×專利地區強度指數】。


        自上而下法因一定程度上能減輕許可費堆疊和專利挾持問題,在新近的多個判決中已被采用。如2019年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華為訴康文森確認不侵權及標準必要專利使用費糾紛案中,法院就采納了華為主張的自上而下法來計算FRAND許可費率,而未采納康文森主張的可比較許可協議法。在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審理的TCL訴愛立信案中,經過庭審,Selna法官使用自上而下法,為涉及每個標準的愛立信專利包確定了許可費率。但劉翰倫認為,“自上而下”計算方法的實際應用高度依賴于事實,涉及專利總許可費率、相關標準必要專利總量、許可方標準必要專利包中專利的數量等數據,都須詳加研究與分析。這些數據在許可人和被許可人之間可能存在較大分歧,這都為適用“自上而下”的計算方法帶來了挑戰。


        繼華為之后,小米、OPPO相繼在國內就標準必要專利使用費提起訴訟,其未來的案件走勢,既可能影響未來各大手機廠商與Sisvel開展談判的結果,為國內企業在專利許可談判中化被動為主動提供借鑒,也有助于推動我國法院進一步明確標準必要專利許可規則和評判標準,為專利保護與運營創造更好的法律環境。(本報記者  劉 仁)

       

      (編輯:晏如)

       

       ?。ㄖ袊R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龙虎斗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