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老兵”待解商標缺失難題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20/8/26 14:43:00

  作為中國私募股權投資界拓荒者之一,曾供職摩根士丹利、KKR中國等世界一流投資機構20余年的劉海峰,是名副其實的私募基金老兵。2017年,他從KKR中國離職后創建了德弘資本有限公司(DCP,LTD.,下稱德宏資本)。2019年4月,德弘資本首期美元基金募集完成,開啟了新的投資之路。然而,北京裁判文書網日前公開的3份判決書顯示,歷經駁回復審、一審與二審行政訴訟后,德弘資本于2018年3月提交注冊申請的第29379366號德弘資本、第29379365號德弘資本DCP、第29379367號DCP商標(下統稱訴爭商標)均被駁回。

 

  3件訴爭商標包含德弘資本的中文及英文字號德弘資本DCP,且指定使用在與該公司主營的金融服務相關類別上,對于其長期發展而言可謂至關重要。而商標注冊申請接連被駁且追索未果,德弘資本將有待破解商標缺失的難題。

 

  商標申請接連被駁

 

  據了解,德弘資本目前僅申請注冊有3件商標即該案訴爭商標,均于2018年3月提交注冊申請,均指定使用在金融管理、基金投資、發行有價證券、融資服務、資本投資、金融咨詢、通過網站提供金融信息等第36類服務上。

 

  2018年10月,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原商標局)以3件訴爭商標與他人在先商標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為由,決定駁回3件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德弘資本不服原商標局所作出的駁回決定,隨后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評委)申請復審,但未能獲得原商評委支持。

 

  德弘資本繼而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稱,3件訴爭商標經長期使用,已在國內相關領域積聚了較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并已與其形成一一對應關系,且3件訴爭商標與原商標局及原商評委所援引的他人在先商標共存不會導致相關公眾對服務來源產生混淆、誤認。

 

  關于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是否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3件訴爭商標指定使用服務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服務構成同一種或類似服務,3件訴爭商標的顯著識別部分為德弘DCP,與引證商標弘德金融”“德弘居DEHONGJU”“DGP及圖的顯著識別部分或在文字構成、讀音上相近且在含以上未形成明顯區別,或相關公眾在隔離比對的狀態下施以一般注意力不易區分,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共存容易導致相關公眾對服務來源產生混淆、誤認,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

 

  對于德弘公司提出訴爭商標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及影響力,與其形成一一對應關系,形成了區別于引證商標的顯著性的主張,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由于商標申請駁回復審行政案件系單方程序,引證商標的注冊人未參與到訴訟中,判斷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是否近似,主要根據訴爭商標標志與引證商標標志的近似程度等因素進行認定,訴爭商標的知名度及使用證據一般不予考慮。同時,德弘資本與引證商標所有人目前所處的業務領域、經營范圍與其名下商標指定或核定使用的服務沒有必然聯系,并非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共存于市場是否會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的考量標準。

 

  綜上,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德弘資本的訴訟請求。德弘資本不服一審判決,繼而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但法院終審駁回了其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

 

  法律適用引發關注

 

  該案爭議焦點涉及我國商標法第三十條規定的理解與適用,即在商標行政訴訟階段判斷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是否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具體而言,須明確3個問題,一是商品是否類似,二是商標駁回復審程序中是否應當考慮市場知名度,三是商標是否近似。上海百一慧智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王奎宇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關于商標駁回復審程序中是否應當考慮市場知名度和關于判斷商標是否近似兩個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行申362號裁定書中已有涉及,之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和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類似案件的判決中多援引最高人民法院上述裁定中的觀點。

 

  商標駁回復審案件為單方程序,引證商標持有人不可能作為訴訟主體參與到該程序中,有關引證商標知名度的證據因而在該程序中無法得以出示。在缺乏對訴爭商標特別是引證商標進行充分舉證和辯論的情況下,訴爭商標的知名度實際上無法予以考慮,否則將有違程序的正當性。王奎宇指出,在單方程序僅審查商標標志本身近似問題時,基于標志的部分識別部分近似認定商標近似,有助于拉開申請商標與引證商標之間的距離,避免申請商標和引證商標之間可能產生的混淆和誤認,故商標近似性的判斷應集中于商標標志本身的比較,訴爭商標的知名度不應被考慮。

 

  上述案件中,法院的審理思路及判決結果有利于避免單方程序中有關商標標志近似的判斷標準被所謂的個案審查所消解,進一步明晰相關關裁判標準,引導商標注冊申請的規范化、誠信化,確保商標法立法目的的實現。王奎宇建議,市場主體應提早進行商標布局,如遭遇自身在先使用的標志已被他人申請商標注冊且相關商標對市場主體而言極為重要時,應進行積極爭取,可考慮通過提起注冊商標連續3年不使用撤銷申請、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等方式來清除在先權利障礙,也可以視情況與對方達成商標共存協議。本報實習記者 王晶

(編輯:蔣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龙虎斗棋牌下载